• <input id="kssye"></input>
  • <samp id="kssye"><object id="kssye"></object></samp>

    今日特推: 新形势新法规保健行业如何应对
    搜索:
    您的位置: 主页 > 食品企业 > » 正文

    新形势新法规保健行业如何应对

    浏览: 来源:

      2015年9月17日,由碧生源控股有限公司主办的“碧生源15周年庆典暨2015中国大健康产业高峰论坛”在京举行。中国保健协会理事长张凤楼;中国社会科学院食品药品产业发展与监管研究中心主任张永建;北京房山区区委常委、副区长赵军;中国保健协会副理事长贾亚光等政府主管单位领导,业界权威专家学者以及主流媒体总计百余人参会。在政府分会场,来自政府的多位领导对新形势下大健康产业的发展及新法规新形势对健康企业提出的新要求做了阐述。

      对于即将于10月1日起施行的新食品安全法,张凤楼对它对健康企业提出的要求进行了解读。他指出,在审批方面,以前的单一的报批制变成了由注册制和报备制相结合的制度。而在管理方面,原来的中央一级管理办法,现在变成了中央和地方两级管理。也就是说,保健企业之前前一些处在灰色地带的违规行为在今后将面临严格的监察,这意味着在今后的生产中,企业必须严把生产质量关,一旦出现质量安全问题,后果将非常严重。

    中国保健协会理事长张凤楼

    中国保健协会理事长张凤楼

      同时他还指出,作为健康企业,也应该切实履行自己的社会责任。张凤楼表示,健康企业在销售保健产品的过程中,也要做好健康的科学知识的宣传,同时要积极推广普及健康的生活方式,这一点与健康产业的发展是相辅相成的,二者互为补充。

      碧生源集团董事长赵一弘表示,对于食品企业来讲,食品安全是最基本的,也是企业应当严格遵守的。

      “碧生源是个15岁的企业,15年来,就非常注重产品的质量和安全,如果不是的话,肯定活不到15岁。”赵一弘这样说道。

      新形势新法规对健康企业大发展提出了更为严格的要求,健康企业在今后的发展过程中,只有遵守国家法律法规,生产优质、安全、高效的保健产品,同时切实担负起自身的社会责任,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新食安法重点管理保健行业 葛根素行业寻求稳定发展

    首届中国葛根素与心脑血管科学论坛

    首届中国葛根素与心脑血管科学论坛

      9月21日,首届中国葛根素与心脑血管科学论坛在北京举行,论坛上,葛根素行业就目前发展形势做了总结,并重点讨论了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

      葛根素作为治疗心脑血管疾病治疗药物,已有多年的发展历史,在全民保健的新环境下,葛根素行业也开始关注日常保健,并鼓励将葛根素应用于保健品中。

      在中国,各种各样的保健品向来畅销。人们对于自身健康的关注促进了保健行业产品的生成与快速发展,随着新型保健产品的频繁推出,也让所有人注意到了保健行业的潜在消费能力及将带来的巨大的经济收益。虽然,这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保健行业的蓬勃发展。但是,层出不绝的各类保健产品,因缺少相应的监管机制,也给消费群体带来各种经济与身体上的伤害。那么,保健行业想要有一个良好有序的发展,各种相关法律与规章制度将必须进行制定与完善。

      2015年4月,新修订《中国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于全国人大常委会议第十四次会议通过,此次修订对各种保健产品也作了相对的管理规定,其中主要提出,保健品声称所具有的保健功能提出相应的科学依据,并且指出适宜的人群与标明相应的主要成份及其含量。这几点的提出,不仅对现有的保健品市场中劣质产品进行淘汰,同时也会促进有实力的科研力量与科研成果的入驻,且最终保障的还是消费群的利益。

      其实,早就2008年,国家卫生部与国家标准化委员会就颁布了《保健食品中葛根素的测定》标准化文件,并且,在对葛根素行业发展进行约束的同时,也在广大的消费群体中建立了对葛根素保健产品的信任。随着新食安法的修订与颁布,更是给了葛根素行业一系列产品一展优势的机会,也必将带动消费大众对葛根素的认知度的提高。那么,葛根素行业终将会有一个循序渐进的稳定发展局面。

      承办本届论坛的山东华瑞联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葛根素行业的发展历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其投资开发研制的葛根素注射液,在给心脑血管患者带来了福音的同时,也打开了葛根素行业应用与发展的历史。而近期,由山东华瑞联合研究推出的心纳葛根黄酮软胶囊保健食品,又进一步奠定了葛根素进军保健类产业的优势。

    延伸阅读:

    进入论坛 我来挑错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合作 - 网站留言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幸运快三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