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kssye"></input>
  • <samp id="kssye"><object id="kssye"></object></samp>

    今日特推: 美国加拿大"瘦肉精肥牛" 漂洋过海进蓉火锅店
    搜索:
    您的位置: 主页 > 食品企业 > » 正文

    巴菲特Q3暴露另类价值型秘密

    浏览: 来源:

      金融界美股讯:哪怕你是去幼儿园里找小朋友,问他们是不是能举出个价值型投资者的名字来,恐怕也会有人奶声奶气地告诉你:“巴菲特(Warren Buffett)。大家都知道!

      可是,我们分明看到,巴菲特在第三季度购买或者增持的一些股票,显然并不怎么符合传统的价值型投资的定义。

      比如说艾仕得(AXTA),一家汽车涂料公司。

      巴菲特掌管的伯克希尔从凯雷投资手中购得了艾仕得8.7%的股权。这是奥马哈海滩的神祗又发现了便宜货了吗?答案显然不是。艾仕得当前的股价相当于过去十二个月盈利的130倍,未来预期盈利的22倍。

      眼下,大盘基于过去十二个月表现和未来十二个月预期的市盈率分别大约是22和17。哪怕是将艾仕得和同类股票相比,它依然算是相对较贵。标准普尔综合1500种特种化学指数的前瞻市盈率不到21。

      乍看上去,这实在不像是折扣买家会去问津的股票。然而,艾仕得的情况并非个案,比如下面三支巴菲特近期选择的股票,也不是普通价值型投资者能够想到的:

      石油和天然气综合能源企业森科(SU)目前的股价相当于过去十二个月盈利的577倍,未来十二个月盈利预期的25.9倍。

      有线电视及互联网服务商特许通讯(CHTR)当前财年没有利润,股价相当于未来十二个月盈利预期的256.4倍。

      食品及饮料巨头卡夫亨氏(KHC)股价相当于过去十二个月盈利的105倍,未来十二个月盈利预期的22.1倍。

      事实上,从这些股票的其他主要投资者,还可以看出一些有趣之处。

      比如,艾仕得的一些大股东都是绝对的成长型基金,如Prudential Jennison Mid-CAp Growth和GOLDman Sachs Growth Opportunities等;褂,特许通讯有6.6%的股份为成长型基金Fidelity Contrafund所持有。奇妙的是,一些价值型投资者也进入了相同的领地,比如T. Rowe Price Value最近入手了森科,卡夫亨氏则是Vanguard Wellesley Income的重要持股。

    伯克希尔几十年的成功,可不是简单贴标签就能解释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

      还是从巴菲特的价值型投资哲学本身说起吧。在1989年的伯克希尔股东信件当中,他就说明了自己的价值型投资理念与教科书还是有所差异的。比如,对于价值型投资,有所谓“烟头”学说,但他并不感冒:

      “扔在街上的烟头,一支只剩下够吸一口的量,但是‘廉价收购’会将这一口的量中所蕴含的利润也释放出来。除非你是一个清算人,不然的话,这种购买企业的思路就是愚蠢的。首先,一开始的所谓‘折扣’价格,最终完全可能被证明就是公平合理的。在一家处境糟糕的企业当中,一个问题还没解决,另外一个问题就又冒出来的情况太多见了——就像厨房里的蟑螂从来都不可能只是一只!

      因此,他强调,“以普通的价格购买一家很棒的公司其实要大大好过以很棒的价格购买一家普通的公司”。

      比如艾仕得,他增持该股是因为看好汽车行业——该公司60%的利润是来自汽车修补重新喷漆。彭博社的数据显示,目前该公司的预期盈利增长速度要比特种化学板块整体快三倍。

      至于卡夫亨氏,那终究是北美第三大食品企业。

      巴菲特或许也在从成长型投资者那里“偷招”,他不但会去寻找价值暂时被打压的股票,也会去寻找盈利暂时被遏制的企业。毕竟,要降低市盈率,压低价格和提升盈利的效果是一样的。

      事实上,巴菲特所选择的这些股票,其前瞻市盈率都要大大低于历史市盈率。尽管这些前瞻市盈率,典型的价值型经理人还是会觉得有点高,但是考虑到未来年头中的利润增长的速度,其实大可不必那么紧张。

    进入论坛 我来挑错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合作 - 网站留言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幸运快三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